www.pkmvemiy.com
龙族水玲珑h小说介绍
龙族水玲珑h_玲珑录(H)

龙族水玲珑h

十二翼晨曦

小说主角: 凌续 许霖铃 季朝宗 玉儿 陈康 凌续道 许梦青 阿岫 霖铃 笑道

相关标签: 高辣 耽美 玲珑 十二

最后更新:2023/6/29 18:08:25

最新章节:龙族水玲珑h最新章节 番外:醇酒玉香 2023-06-29

小说简介:玲珑录(H)(十二翼晨曦)

内容摘要:玲珑录(H)作者:十二翼晨曦分卷阅读1书名:玲珑录(正直古板攻x青楼美人受)作者:十二翼晨曦文案:原创男男古代高h正剧美人受h有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1.古早画风,gǒu血套路,酸爽你我2.有受与路人详细h过程(第五章后就结束了与路人的ròu,爱情萌芽后的灵与ròu就属于一个人了)3.结局1v1(其实标题上的属xìng随便看看就好但是正牌攻地位不会动摇的,笔芯)、第一章大红sè层层纱幔下伸出一只雪白臂膀,无力的想抓着什么又被立刻拽了回去,珑玉被他身上趴着的壮汉cào的香汗淋漓,双腿不停打颤,几乎撑不住的想陷进床里,无奈细腰被人锢着动弹不得,好容易喘匀气接着被一个深顶撞飞了魂。“啊这位相公绕命啊,嗯啊要被cào死了”珑玉咬着下唇,放缓了声音叫着。这壮汉是衙门的刽子手,整个牡丹楼除了他这最下贱的男妓人人都嫌晦气不敢接,偏这刽子手出手还算大方,每次衙门发了月钱便来泄欲,珑玉心里倒是高兴,反正都是卖身,卖给谁不一样。只是这刽子手xìng欲实在旺盛,每每来不按着珑玉做个一整夜便觉亏了他的银子。珑玉昨日刚接了个胡人,那人身上味儿大活儿更大,把珑玉cào弄的死去活来,还没歇上一天听刽子手来了,挣扎着将人往自个儿屋里

TXT下载:电子书《龙族水玲珑h》.txt

MP3下载:有声小说《龙族水玲珑h》.mp3

开始阅读分卷阅读1 有声小说分卷阅读1 下载APP绿色免费APP 相似小说类似小说换源

龙族水玲珑h相关书单
龙族水玲珑h类似小说
龙族水玲珑h书评精选
圣人惠
如果你认为不好看就别看,别整天瞎j8bb。作者怎么说也是很辛苦的。我猜我们大家大部分都是看盗版的,还要求那么高,有本事你上啊!
狐寂
神州沉沦,禽兽横行,东晋苟且,三吴子弟,奋起北伐,重铸汉鼎。佳文雅作,荐君共赏!
荒诞的美梦
心疼你现在在哪里呀哈啊哈哈哈
zssq4835
弄好了好了没有没有没有
Dream
你你你终其一生无所谓
zssq1036
明年你婆婆无所谓无所谓无所谓
Seni seviyorum
明年你婆婆他们两个小时候补
痞子xo
新的不错,没有特别去追求穿越者施展技术的套路。写的符合当时当景,然人看了不觉得烦闷。着实一好书。可看
无双上将潘凤
人俩字,我只感到刺眼与讽刺,感觉猪脚在侮辱汉朝,质疑读者的智力。有的只是晋人,当时晋人连汉是什么都不知道。皆以为汉是指胡人弄出的以汉为名国度,认为汉人是指胡人。在当时,晋人又被称为菜人、两脚羊。面对碣族人,毫无反抗之心,数百人被那么几个胡人如同羔羊一番,圈养宰杀烹饪。面对一群东晋弱鸡兵人,要用纯晋人军队打天下,猪脚纵使韩信附体孙武再生,也无力回天,咸鱼就是咸鱼,咸鱼翻身还是咸鱼。冉闵手下也是胡人居多,晋人少,并不是你们想象的民族主义起义军。了解过他的人也清楚他这人并没有多高大上,他的伟大在于给了晋人那么一丁点可贵的骨气。诸夏民族最强的时期也不是汉朝,而是战国。战国时期各国对待胡人就如同对待待宰猪狗,从燕国拓土三千里可见一斑。
王思聪(实名认证)
七月推的几本书,《战国霸天下》《大汉凉骑》《上品卿相》和这本《汉祚高门》都是冷门历史段,比较稀饭这个,最近两晋的历史网文入坑的比较多啊,先秦量太少,楚汉经常tj,刘秀王莽两bug不能碰,魏晋南北朝稀缺,五代渐有起色,元代根本就没有,清民容易踩雷,三国大唐大宋大明的就别折腾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任何一个三国都有上它上到吐的纯屌丝!
鸩羽仟夜
在唐朝以前,皆是单字名,即姓氏+一个字的名字,三个字的名字只有没地位的人才会这样取名,世家门阀尤其注重,世家哎,叫沈哲子,怕是隔壁老王的吧
miemie
男主穿越而来,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以一人之力撑起了江东朝廷的局面,历史上若真有沈哲子这个人该有多好。结局男主应该会改朝换代吧,期待后续,作者大大加油(ง •̀_•́)ง
月读命
此话我是针对“地域黑、民族黑”来解释的,我在评论里面看见所谓的民族争论,汉人嘲笑少数民族的祖先血统,野蛮不化;少数民族嘲笑汉人原有文化、精神早就丢失,已经不是原来的汉人。
而我想说:中国本来就是个大融合的民族,原来也不过是草原放牧,刀耕火种的土著,经过征战,部落不断统一,融合而成。
而对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反过来的理解是――只要心怀中华,那么我们就是同胞。
不是同一个民族,但认同这个国家,心怀中国,那么就是大家就是一个整体,都是同胞;心怀分裂国家之心,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耻(例如:藏独、台独、精分分子),那才是真正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
一个想装逼但只敢
当键盘侠的普通人
满头青丝
其实,一开始看到这本书,我是眼前一亮的,因为自从三痴的《上品寒士》之后,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写这样一个相当考究作者历史和文学功底的时期。
然而,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作者开篇没多久就直接嘲讽“魏晋风度”是“狗屁”“装逼”。确实,魏晋时期有及时行乐、空尚清谈的消极思想,比不上汉唐的豪迈,作者不喜欢可以理解,但是对历史得有起码的尊重吧?动不动就拿这种侮辱性的词语形容,看的人很难受。
而主角,聪明,堪称智多近妖。但是处处算计,步步惊心,以至于让人觉得,主角有被迫害妄想症,好像全世界都在针对他一样。时刻不忘算计,拜师要算计,结婚要算计,攀科技树要算计……算计来算计去,看的实在很心累。而一想到主角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就如此城府,整一个上帝拯救迷途羔羊的救世主样子,就更让人对其平添了几分厌恶。
而有《上品寒士》珠玉在前,读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要比较一番,发现《上品寒士》是真的在写魏晋,既有服散谈玄的所谓“名士”,也有实实在在办实事的人;既有因战乱疾病而导致的及时行乐思想,也有追求生命价值和宽度的“重生”。而这本书,如果去掉了背景,根本不像在写魏晋,反而像在写被党 争、起义、专权、入侵重重包围的明末,所以步步是算计,吃饭睡觉都在算计,而且好像少了主角就世界末日了一样……
流浪的一条狗
沈哲多好,还沈哲子,不仅读起来别扭,最关键的是孔子墨子庄子孙子都是带个子的,你叫沈哲子,太嚣张了吧。

说很正常,举例王羲之的,王羲之读起来明显朗朗上口,沈哲子是什么鬼,我还海蜇子呢。
违规昵称
真把古人当傻子了。而且传销的情节生硬的要死。看到的人尴尬癌都犯了。直接给带了个脑残光环。这种情节少一点文章能增色不少。
广东第一中单。
不说种田或政斗的路线选择, 这本书对我而言最大的毒点是塑造了一个眼高手低的主角。在这样残酷的社会环境下,摆出了一付高高在上,鼻孔朝天的模样,耍弄着一些小聪明, 摆弄着一些阴谋诡计。 这样的主角感觉像是传统文人的意淫形象, 智计无双, 算无遗策。但在我这个现代人开来, 是跟哪些只会夸夸其谈,钻营奉承,却干不了实事的官僚们一个德性。一个立志北伐的人,花大量时间开宴会来获得虚名,通过传销来搅风搅雨,又常常搞政治冒险,置自身于险地。我只是想说这样的人如果能做成北伐这样的大事,除了主角光环以外,没有其余的解释了。
$嘿嘿嘿$ ^**^
先前的大佬基本将本文的弊端分析的很到位,我也来谈谈自己的看法,
很多人越是写字文绉绉的,那么久越是信奉儒家,作者就是一类。从他无尽的鄙视魏晋风流,而开始推崇名士治国起,作者的基本思维就暴露了。
就是信奉儒家所信奉的一切,信奉用儒家的手段治国,信奉忠君,信奉治国就是读经义,长见识,然后归纳时政问题找解决方法,推崇名士,认为世界就是名士来主导的。
又是句把所有无谓的希望都放在帝王的明智上。这是把希望放在傻读无关经义,然后突然的懂了人生哲理,通晓时弊,又有着报国情怀,然后还不畏强权,还报国有门,还能坚持本心,还知道如何党争,知道如何妥协和分蛋糕。。
连本书主角开挂也没法完成。
中国几千年来,儒家可有一人能改变中国的么,,到现在还有人抱着儒家的这套。真牛。
毛毛球
现代人穿越古代,主角精通魏晋历史,反正普通人肯定不会那么熟悉东晋的那档事,所以主角穿越前年龄不小了,然后穿越后马上被原身的老爹折服,马上认爹了,好处就是谋朝附逆这种宗族大事,就儿子那几句话,主角他爹马上放弃了,震惊啊!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谋划了几年的大事,就这样没了,可以想象东晋朝野的腐败;

身为主角他爹,虽然主角多次强调了古人智商不可小觑,可是看作者的描述,好像不是那码事,叛逆这样的大事,主角他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问计于一个八岁的孩子够丢脸了,而计谋有了后,一个江东大族连执行的人都没有,还要靠一个大病初愈的孩子,东晋的治安实在太好了,这么个家族都随便造反,实在甩张角几条街,人家还有兄弟三人呢。不过主角也是实力雄厚,历史名人随便耍,当年赫赫有名的庾家又如何,就算人家后面成功北伐了一次,更是家名显赫,这里还不是白痴一个,主角可是天命之人,庾家算毛啊;

主角好不容易穿越古代,在自身都差点难保的时候想的是什么呢?作为天命之人肯定不是独善其身,肯定要北伐中原,为什么呢?作为现代汉族,我们可不是纯血的古汉族,无论是南北朝还是隋唐五代,我们现代汉族都是多血统融合的,谁也难保自己祖上会有哪族人,主角穿越前的祖先说不定就有哪一位是古代的少数民族呢,不过东晋那会的汉族血统还没那么杂,所以主角要北伐,先把那些可能是自己祖上的少数民族杀一遍,毕竟穿越者不杀下自己祖先都对不起自己的使命;
你来了,你走了
关系处理之类的还行,也没有什么太多装逼打脸的情节,更不是文抄公之类的,讲的是古代的门阀世家之间的勾心斗角,强盛辛衰,整体下来还行吧,没有太出彩的地方,同样也没有太惊世骇俗的地方,更没有写着古代的故事,操着现代的心,但也有点罗嗦,半白不白吧,尚可一观。